移动版

主页 > 拉菲2注册 >

携两本新书来青签售 美食家蔡澜分享创作秘籍

携两本新书来青签售 美食家蔡澜分享创作秘籍



  文/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礼智

  10月8日上午,著名作家、美食家蔡澜携新作《爱是一种好得不得了的“病毒”》《忘不了,是因为你不想忘》在青岛书城一楼城市课堂举行了一场新书签售会。活动现场,蔡澜饶有兴致地谈起了新书的创作历程,并分享了他对于年轻人最关心的问题的许多看法。在谈到自己的创作秘诀时,他打趣说,饿着肚子写。

  推出新作:

  这次不谈美食谈感情


  蔡澜与金庸、倪匡、黄霑并称“香港四才子”,有“食神”的美称,曾担任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总顾问。蔡澜青年时曾留学日本学习电影制作,回到中国香港后在邵氏电影担任要职。监制过《快餐车》《龙兄虎弟》等多部成龙主演的电影。蔡澜通晓多国语言,小品文谈题材不拘,著有畅销书《蔡澜旅行食记》等。

  本次签售会,蔡澜带来了两本由青岛出版社出版的新书——《爱是一种好得不得了的“病毒”》《忘不了,是因为你不想忘》,这两本书收录了蔡澜与年轻人的书信往来。他引导年轻人积极面对工作、生活、情感、梦想,对年轻人最敏感的情感问题,蔡澜的情感答疑正如他的个性一般,真诚率性。在他笔下,懵懂的青春、青涩的初恋、甜蜜而复杂的爱情,有情有调,千姿百态。正如蔡澜所言:“恋爱,永远是值得的。”

  其中,《爱是一种好得不得了的“病毒”》着力于对“真爱”的讨论,蔡澜以豁达的“过来人”身份,帮年轻人解决在初恋之路上遇到的方方面面的“大麻烦”。《忘不了,是因为你不想忘》的专注点在于“情感纠葛”的纾解,蔡澜凸显其杀伐决断的个性,敢爱敢恨,鼓励年轻人积极面对恋爱和生活,在失败中学习、成长。

  回忆过往:

  最是怀念那一碗白米饭


  签售会上,蔡澜与青岛才女阿占进行对谈。阿占是青岛本土的作家、艺术家,出版过文学作品《青岛蓝调》三部曲等,评论界认为她的文字有种“水银泻地”般的爽利与明透。她还多次推出个人画展,并为多本华语畅销书画插画。两人在聊到什么是真爱时,蔡澜直言追求真爱的原则是不能伤害别人。他现场分享了一个非常有趣的“分手”故事——一方带着另一方去看月圆之夜的泰姬陵。每到月圆之夜,泰姬陵的上方会在月光的映照下,变成透明状,宛若仙境。但是这唯美的场景却不能改变它是一座陵墓的悲伤含义。此情此境也正预示着双方的情感已经到了“幻灭”的阶段。

  蔡澜的一生丰富多彩,回忆过往,他最怀念还是那一碗白米饭。蔡澜坦言,吃西餐时,好的食肆,面包一定是自家炉烤出来,热烘烘地上桌,飘出香味,让客人罢不了手。而我们的米饭,虽然餐厅自炊,但从来不去注意质量,以为这是填肚子的东西,不足为道。其实一碗美好的白饭才是一餐的终结,这是优良的传统,但很多人不去研究。

  写作秘诀:

  人有点饥饿感写得才真实


  美食家无数,但有人评价说,唯有蔡澜的美食写得最纯粹,只是为了好吃,不会夹杂任何私货。谈到写作的秘诀,蔡澜打趣说,饿着肚子写才能写好美食,“我经常早晨四五点钟起来写作,那时候饿了一晚上,写出来的文章特别好,人总要有点饥饿感,才能写出自己最真实的感觉”。

  蔡澜去年曾来过青岛,对于青岛的美食,尤其是海鲜,蔡澜认为,美则美矣但还是缺了一点作料。如今再来青岛,对于缺的那一点作料,蔡澜给出了一个非常好玩的建议,那就是:“反其道而行之”,“我也在网上卖东西,比如人家在卖甜月饼的时候,我卖咸的;人家卖甜的蛋卷,我卖咸的蛋卷。所以从这个点出发,我认为青岛的海鲜会产生很多变化,不要把自己固定在那,要勇于尝试,可能有好有坏,但总有成功的机会”。

  蔡澜也曾是非常有名的电影人,如今内地电影发展很快,相反香港电影却相对衰落。作为经历过香港电影黄金年代的人,蔡澜对内地电影的评价有好有坏,对于一些好电影,蔡澜赞赏有加,比如《绣春刀2修罗战场》,“这部电影拍得很好,我很喜欢。”对一些不好的苗头,他深感担心,比如有人买票房。蔡澜在电影方面还有一个怪癖,那就是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谈论电影,很多人好奇这是否有什么内情。蔡澜也在当天揭开了谜底,他说原因其实很简单,因为当时电影是自己的工作,“谁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谈论工作啊!”

  往事揭秘:

  亦舒和倪匡都喜欢咬人


  蔡澜和倪匡是好友,而倪匡的妹妹又是知名女作家亦舒,对于三人的红尘往事也成为不少人八卦的对象。现场,就有一位读者想要一探究竟,要让蔡澜好好讲讲他们三人之间的事情。蔡澜也不拒绝,笑呵呵就说了起来。他说亦舒三十几岁就离开中国香港去了温哥华,因此自己对她的印象也仅停留在那个时候,“年轻时长得蛮漂亮,但一不开心就皱眉头,而且还喜欢咬人,亦舒当时的先生岳华因为总演大侠,就说咬就咬吧!”没想到哥哥倪匡也喜欢咬人,有一次倪匡看到三毛,因为三毛特别白,比萝卜还要白,倪匡就忍不住了,问三毛可不可以让他咬一口,三毛说咬就咬吧。咬完之后,黄霑起劲了,说“我也要”。等黄霑咬完后,三毛就问蔡澜:“你咬不咬?”没想到金庸先生却说了一句“我也要”,蔡澜说:“那时候大家都非常年轻,非常狂妄,记忆都是美好的。”

  蔡澜还讲起一件倪匡和亦舒之间的趣事,倪匡曾说过:“我从来没有佩服过别人,只有我妹妹,因为我写科幻小说的,很多东西都要靠凭空想象,但是我这个妹妹,写来写去都是a君爱b君,a君不爱b君爱c君,搞来搞去就可以写三百多本,我很佩服她。”在蔡澜看来,亦舒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作家,“她每天起床后,就像上班一样,一定十点钟开始写作,每天写两个小时。我们这些所谓的业余作家,不靠灵感,一坐到桌子上就来了,问题是我们不肯坐下来,坐下来之前总是先走来走去”。

   [编辑: 焦琳]

http://www.china100.com.cn/rXXRT/